《拾光里的我们》:陆珈一封情书给两男,其实

《拾光里的我们》:陆珈一封情书给两男,其实是青春真正的样子  01  拾光,重拾时光,顾名思义是跟怀念青春有关的故事,堪堪能勾起80后们对青春年少往事的回忆。
  而昕玥也在此列。
  剧集主人公陆珈是高中某老师的独生女,性格有点小俏皮但又不踩底线,正常人都喜欢跟她交朋友。
  而徐嘉修是传说中别人家的孩子,品学兼优、才貌双全等等,什么好词都占了去。
  因为徐嘉修几乎是全校女生的关注焦点,同时和他的教室相邻,陆珈能经常见到他。
  很多不经意地,陆珈也接触过徐嘉修,少男少女敏感的对视往往会引发很多想入非非。
  陆珈觉得徐嘉修可能对自己有特别的情愫,正巧,好闺蜜甜甜看中了徐嘉修的一个哥们钟进,两个少女决定组团给两位男神写情信。
  结果情信发出后,甜甜和钟进的感情一日千里,但是徐嘉修那边如泥牛入海,杳无音信。
  陆珈的少女心挺受挫的,心情糟糕了好一阵子。
  幸好遇到另外一位男神叶同学的主动献殷勤。
  陆珈为了治愈自己的“失恋”,果断移情到另外一个认识身上,于是如法炮制地再写了一封情书寄给叶同学。
  为了节省脑细胞,陆珈用的是同样的造型,同样的文字,就连附上去的干花都一模一样。
  听起来挺荒唐的事,很多人说女主这个人设崩了。
  昕玥倒觉得,这一点设定是全剧最真实最接地气的地方。
  其实回溯我们的少年时代,就会发现,我们绝大多数人年少时还不都是陆珈?  像徐嘉修那样的反而是凤毛麟角。
  徐嘉修在公司开会汇集点子,问每个员工初恋是什么时候,又是什么模样。
  詹尼斯说她的初恋在幼儿园。
  其实这一点都没夸张。
  初恋,只是一种对异性的好感或者神秘的好奇心,说到底是脑子的运动而不是身体的运动,大多数时候心湖泛起涟漪,但是整个青春时光却没有发生过惊涛骇浪。
  所以犯不上道人品或者道德层面去评判。
02  《拾光里的我们》让昕玥想起了自己的“初恋”,比起陆珈来,那真是“罄竹难书”。
  小学篇  昕玥最初最初的恋要追溯到小学,比剧中詹尼斯要晚一丢丢。
  说起来也挺狗血的,因为暗恋的对象就是传说的“同桌的你”。
  昕玥还记得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班里来了一个插班生,他叫嘉,就是剧中徐嘉修的嘉。
  嘉皮肤白皙,安静低调,但是超强的实力不允许他默默无闻。
  才来第二天,虽然老师并没有介绍,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了他,因为他实在太优秀了。
  语文数学书法音乐体育画画等等,只要学校有的科目他永远都是第一。
  那时候昕玥觉得他真的是神一般的存在,所以看他的眼光也像陆珈看向徐嘉修一样,简直无与伦比,天下无双。
  到四年级的时候,昕玥不知道踩了什么狗屎运,老师竟然把男神安排跟我同桌了。
  昕玥也想不起来同桌的那一年是怎么过的,也许,应该是挺幸福的吧。
  他对我还挺好的,有时候还会一起讨论学习,彼此有好东西也会分享。
  但是我没写情书,虽然那时候作文还不错,经常获点小奖什么的。
  就算到了五年级他转校走了,我也没写——听说班里的其他女孩子写了,我还八卦了一下他们信里都谈了些什么,但是对方对我很有警戒心,坚决不肯透露。
  直到小学毕业,我还是没写(虽然有时候挺想写的),大概是想显示得自己跟别人不一样吧。
  没有行动不代表心里熄灭了幻想,其实我并没有忘记他,特别是中学时我们又在同一所中学。
  然而初中三年我们并无交集,偶尔会在校园遇见他(近乎擦肩而过那种),他会淡淡地给一个微笑,仿佛眼神里透露点什么,但是什么也没说。
  但是我脑子不停地在期待一个事件的实现,我觉得自己是那么好(据说少女都会有盲目自信的时候),为什么他就没喜欢我呢?  这种奇葩的疑惑一直在我脑子里萦绕了N年,直到大学毕业还常常梦见他,等待他给我一个答案,但是他什么也不说。
  或许是贼心不死,或许是想了解一个心事,某天我终于鼓起勇气通过其他同学联系上了他。
  我还是以为他会对我说点什么,但是终究还是什么也没说。
  人到中年,我也终于明白了,徐嘉修是假的,他才是真的,现实中的初恋大抵都这样。
中学篇  即便在对嘉同学念念不忘的初中和高中时代,依然没有耽误少女大人对其他男生的幻想。
  在初三临别之际,昕玥对班里性格神秘的男生木(也是插班的)产生了好奇心。
  中考完以后,在漫漫暑假期间,我给他写了第一封信,大意是说我们毕业了,要分开了,要保持联系。
  木回信速度挺快的,语言透露出喜出望外。
  后来在我到县城去高中,他到省城上中专,彼此保持书信往来一年多。
  忽然有一天他来学校找我,双目含情,语言暧昧。
  面对此景,我莫名地不安起来,特别是脑子里蹦出电视剧里的画面时,心里冒出强烈的反感和抗拒。
  于是我中断了跟他的联系,即便他来找我也故意躲开。
当然,除了我追过,也有追过我的。
  高一的时候,班里学霸级别的同学帆给我写了情书,甚至在好事者的安排之下约了会。
  但是我远远看见帆的身影就跑回了宿舍。
  帆同学倒是个耐心的,持续追了n久吧,我终于答应做他女朋友。
  但是只是隔空答应的,而且答应了三天就提出了分手——事实上我连站在他旁边都没试过。
  他也算够可以的,能够坚持喜欢了2年,但在高三的时候终于与同学艳传出了绯闻,据说当事人还对外承认过。
  此后还有若干某某某,就像风吹过湖面不停地碧波荡漾,如果要写成诗,材料很是丰富。
  但是,不管谁谁谁,他们都没跟我有实质性的交往。
  我想起高中一位给我们上思想课的老师对我们说过,学生的早恋啊,就像小奶狗,今天跟你耍,明天跟他耍,但分开了谁也不惦记谁。
  昕玥觉得,曾经年少时荒唐的想入非非要是上纲上线的话,我估摸着够得上“水性杨花”的美誉了。
  初恋根本不是以质量计的,而是以数量计的。
  昕玥初恋那么多,但是第一次牵手和初吻都给了第一个真正的男朋友,也就是现在孩子的爸爸。
  就像上面说的,初恋只是脑子运动,与身体无关。
  所以说,陆珈十七岁时的“一书双投”没什么好惊诧的,那点痕迹,不就跟小奶狗去找谁玩一样么?  她与徐嘉修真正地情比金坚是江湖再遇,相濡以沫。
  所谓年少轻狂,其实也没有多狂,很多时候,都是轻轻掠过的痕迹,真正的轰轰烈烈是走向成熟的时刻,当你决定对自己和对别人负责并能够负责的时候。
拾光里的我们分集剧情

点击播放该电视剧